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兔子及其他

早上刚起床,照常眯着还没彻底醒的眼睛看着窗外发呆+打盹,突然发现昨天晚上插到土里至少5厘米深的五棵葱梗子倒了两根。正感叹着风雨无情……隐约发现边上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在动……原来这才是真凶:那只还在悠然啃着我的贴梗海棠的兔子!还好估计这个葱不怎么合它口味,虽然被拔出来了但还是完整的……难道它以为这是胡萝卜?当场我就想拿前任屋主留下的气枪打了它红烧,一方面还没研究出来那个枪怎么用,另一方面怕吵到左邻右舍,姑且饶它不死……

橘生江南,逾江北为枳。东西到了北美也就都改性了。原本应该胆小的兔子跑来挖葱;原本应该用来滋补食疗的鸽子满处做窝不说还搞得到处都是屎;原本浪漫还能吃能入药的蒲公英变成了人人见而诛之的杂草典型;野鹅横行于市,随地大小;水里的鱼没有吃草的,条条吃荤……更不用说所谓人类最好的朋友,狗们了——不仅不会被烹了上席,它吃坏了牙齿你还得带它去洗牙。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菜地

分类:Jie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2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2337